我国留学生不应说中文?杜克大学就教授邮件道歉 ​

一位教授在电子邮件中说,两名教员诉苦学生在校园公共场所说中文“非常大声”。杜克大学表明道歉,并表明将查询这封邮件。

一位教授在电子邮件中说,两名教员诉苦学生在校园公共场所说中文“非常大声”。杜克大学表明道歉,并表明将查询这封邮件。 JEREMY M. LANGE FOR THE NEW YORK TIMES因一位教授警告中国留学生不要在校园里说中文,并竭力建议他们说英文,杜克大学已致歉。该教授梅根·尼利(Megan Neely)在周五的一封邮件中宣布这个警告。杜克大学医学院院长玛丽·克劳特曼(Mary E. Klotman)在周六致学生的信中表明,尼利教授已要求辞去医学院生物统计学硕士课程主管一职。尼利教授未回复记者周日宣布的邮件置评恳求。大学发言人证明,她现在仍保存生物统计学和生物信息学助理教授职位。尼利教授在邮件中称,有两名教员来她办公室,投诉有学生在学生歇息室和学习区域内“很大声”地讲中文。她说,教员希望能确认相关学生身份,并记下他们的姓名,以防这些学生将来寻求时机与他们协作。

“他们很绝望,这些学生不运用时机提高自己的英语,却极不礼貌地运用并非人人都能了解的言语攀谈,”尼利在邮件中写道。“世界学生们,当你挑选在大楼里说中文,请一定一定一定记住这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她补充道,她对世界学生怀有最高的敬意。“话虽如此,”她写道,“我鼓励你在学术专业环境下,100%的时间里运用英语。”杜克大学证明了邮件的真实性,该邮件已在交际媒体上被广泛分享。大学发言人还证明,2018年2月,尼利教授发过一封类似邮件。在那封邮件中,她承认在异国日子和学习是一项“极端艰巨”的使命,但表明教职员工对学生在该系歇息室内讲外语表明担忧。“在系里说你的本国言语,或许会令教职员工感觉你没有在尽力提高英语能力、没有认真对待这一时机,”她写道。“因此,他们在招聘或与世界学生共事时,或许会愈加犹豫,由于沟通是咱们工作中如此重要的一部分。”院长克洛特曼在致学生的信中道歉,并表明她已要求大学的机构公正办公室进行“彻底查询”。

“我了解你们中的许多人对这则消息感到受伤和愤怒,”克洛特曼说。“需要明确的是:你们在攀谈和交流时运用的言语绝对不受到任何约束或局限。你们的就业时机和推荐不会受到在讲堂之外运用的言语的任何影响。”尼利教授的电子邮件引起了批评,也反映出学术界对亚裔和亚裔美国学生的遍及严重心情。2011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学生在YouTube上大骂该校“成群的亚洲人”,还诉苦他们在图书馆运用手机。中国留学生还面临着独特的挑战,包括他们或许为祖国从事间谍活动的嫌疑亚太裔美国人倡议组织(OCA-Asia Pacific American Advocates)的首席执行官肯·李(Ken Lee)说,“对学生的无知和仇视成见”令他感到绝望。“强迫学生不说他们的传统言语,进一步加深了对亚裔和亚裔美国学生的一种过错的惊骇文明,”李在周日的一份声明中说。杜克大学表明,该校生物统计学硕士项目的54名学生中,约有36名是中国人;该项目的50名教师中,约有10名是中国人。每年有100多万外国学生在美国学习,其中大约三分之一来自中国。但是,大学的世界学生入学人数有所下降

2016年,世界招生开端趋缓,部分原因是海外局势的改变,但学院管理人员表明,还有一个原因是,特朗普总统在移民问题上的言辞和愈加倾向于约束的观点,使得美国对世界学生的吸引力下降。在一封周六宣布的信中,杜克大学的一群世界学生恳求该校查询,是什么导致了尼利发送那封电子邮件,包括其他教员的行为。该组织在周日的一份声明中表明,这些电子邮件显示出“对中国文明和社区极端缺乏知识和了解”。“咱们写这封请愿书是为了反对杜克大学将针对中国学生的仇外心理和歧视正常化,”学生们说。在华盛顿州立大学(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艺术与科学学院为学生提供咨询的英华·安娜·周(Yung-Hwa Anna Chow,音)说,来美国学习的世界学生肯定现已熟练地掌握了英语。她说,虽然学生或许需要在教室和实验室说英语,但他们应该能够挑选在交际场合说哪种言语。“进犯这些学生,说他们必须说英语,由于这对他们有优点,他们需要多加练习,这体现了这些教授的特权和自以为是,”她说。

周在台湾长大,12岁搬到美国后开端学习英语。她说,说母语能够让人们彼此联系,建立一种家的感觉,并克服思乡之情。“这对这些学生来说真的很重要,”她说。“如果你去中国旅行,你不会说中文,你想一直说中文吗,仍是和朋友说英文让你感觉更舒畅?”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